溝通是治療的第一步,也是轉化的開始。

在這個時間點講溝通,似乎真的是天意的安排,真的是上帝要我去做這份溝通的功課,去轉化我在工作上的困境。

最近三個禮拜以來,工作都令我開心不起來,表面上是因為老闆的脾氣差、太情緒化,他要求完美,一點點小瑕疵都可以讓他發飆,再加上我的動作慢,國考考的科目通通忘了,他一整個不解我是怎麼考上的?如果我大學唸書底子打得好,那不管考完試後有沒有再接觸那些東西,都不會忘記,換言之,我大學唸書底子不好,所以現在才會連最基本的東西都不記得。

看深一點的話,從跟老闆的關係上,我看到的自己是一個十分壓抑情緒的人,我不允許我的情緒表現出來,以維持表面上的和諧。然而,這其實是我的防衛機制,是我不想讓自己體驗到憤怒的情緒...情緒沒有表現出來,不表示情緒不存在,在其他時刻、其他人面前,情緒隨時都可能湧現...最常見的情緒湧現方式,就是在事發多天後,我還是會一直唸著、記著這件事,每遇到一個人,我就會講一次工作上的不順,直到我講到煩、講到我不想再講為止。另外還看到我自己,很怕犯錯,很怕被唸被罵。即使我知道犯錯誰都會,別人犯錯我會原諒,但是我還是不敢犯錯,每天戰戰兢兢只求不被罵不被唸,可是不管我怎麼躲,還是躲不掉被罵被唸的結果,我恐懼害怕的事情,一定會發生。

那一天跟Marina聊,Marina說:「妳對妳爸有很多批判。」Marina用的是肯定句,連讓我回答的機會都沒有。我沉默良久,眼淚在眼眶轉呀轉...很想否認說「沒有」,但是我知道那是不誠實的。我承認了....那些我很想假裝沒有但實際上我是知道的...我對我爸的批判。Marina又說,「妳還沒有寬恕妳爸。」我默默不語,我以為我已經不責怪了,我以為我已經比以前好了,可是,我好像真的還沒到寬恕的那個境界....我問:「那要怎麼療癒?」Marina說:「不用療癒,去寬恕就好了。而且可能做一次不夠,要做很多次。」

寬恕啊...聽到這個答案,我腦子裡立刻冒出一堆問號....這是要怎麼做啊?我怎麼知道要到怎樣的地步才是真正寬恕了?後來遇到小胖,小胖說他也是經過跟父親很多的溝通、關係改善之後,因而對他的事業也有很大的幫助。

謝謝Marina讓我看到、承認我跟我老爸的關係。跟父親的功課,跟情緒的功課,一併要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ngchi 的頭像
shengchi

悠遊太平洋西南嶼

sheng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