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009

Winter Term的最後一天,也是我離開波士頓的日子。當初定機票時,為了想完整上完寒假的課,所以定了下午六點的飛機,不過,最後我還是沒去上那最後一堂課,決定乖乖在家收拾我的棉被、枕頭、衣物、雜物,也把冰箱清一清。四個月前買的家具,就繼續留在原處,一方面是懶得賣,一方面也是猜想也許房間裡有一點家具,室友會比較容易找到下一個室友。

下午室友回家,載我去機場。兩人合力,把兩個笨重的行李箱從狹窄彎曲的樓梯自三樓搬到還積著冰與雪的公寓門口。揮一揮衣袖,我告別了這棟紅磚古意十足的公寓,那溫馨的三樓小公寓,室友跟我當couch potato邊吃零食邊看一下午的House、一晚上的美式足球、全程Golden Globe Award...、努力清空火鍋宴後滿冰箱的食物...點點滴滴,都收進了回憶。

一個認識一個月的中國朋友說要來機場送我。我說「不用麻煩跑一趟機場」,他卻說「下一次再見面不知道是何時啦!」好吧!那就來吧!他陪我走到安檢口,我就趕他回去了,不然再這樣下去就沒完沒了啦~登機後,飛機緩緩起飛,我這時才有感覺.....下一次再看到Logan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容貌,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不過我計畫在我的觀光簽證失效前再去美國一趟....)。

1/22/2009-1/28/2009

飛抵西雅圖,見到一年多沒見的表姊。隔天,我們一路向北,展開了溫哥華之旅,我辦了一年多的加拿大簽證也終於發揮了用途...。在溫哥華,跟我們的小學同學碰了面,是我孩提時最要好的同學,我們兩人國小六年都同班,即使我們都轉了學,但是轉了學後,還是分到同一班。那幾天,講了好多小學的事,誰是全班公敵、班上男生都很聽女生的話...我們還翻開小學的畢業紀念冊,看著那些都已經忘了名字長相的師長同學,最喜歡與最懷念的,當然還是我們自己的六年四班。

從溫哥華回到西雅圖,除夕夜,我跑去科法所的學長家與他們圍爐吃火鍋。兩年沒見的我們,在海外相聚,可稱為科法迷你團員。大年初一與初二,表姊與表姊夫帶我走訪了Bonsai Collection、Pike Place Market,還有其他好吃的餐館。表姊夫碳烤牛排的功夫也令我豎起大拇指稱讚,滋味齒頰流香,我也顧不得想減肥少吃肉的禁忌,吃完一塊,又再把另一塊跟表姊夫分了一半來吃。

大年初三,是我回台灣的日子。300分鐘的whenever minutes還沒用完,所以我開始一一打電話聊天、留言、話別。300分鐘用完後,馬上打電話去T-Mobile的客服要求終止我的帳號。表姊夫--表姊的英雄--幫我把行李扛進車後行李箱,我們便啟程前往Sea-Tac機場。表姊想躲進我的行李箱跟我回台灣,但是被表姊夫用理智制止:你裝不進去...。

回家,是很開心的事,不過這一次,我怎麼沒什麼特別的興奮之情呢?

1/29/2009

安然無恙無暈機飛到東京,我匆匆入關(護照上多了一個日本簽證章),在入境大廳尋找Endo san的身影。一度我以為他去了不同的航站(因為我找不到他),而我又沒有日幣沒辦法打電話,正在擔心怎麼辦的時候,就讓我看到Endo san的身影了!真開心!Endo san穿著西裝、通車一個多小時跑來機場跟我碰面(被我壓榨的,果然講義氣!),我們在一家小小的餐廳裡坐下簡單聊了一下,雖然Endo san問我想吃什麼,但是因為我在下飛機前已經有暈機的跡象了,所以不敢吃東西,因此我就請Endo san點他想吃的就好了。

在東京的40分鐘,下一次至少要待個4天。

1/29/2009

座無虛席的西北航班降落在桃園機場。苦苦等待行李箱滾出來,就換我滾出機場了,爸媽已經在入境大廳等候。台灣實在不冷,如果這是美國,應該很多人要穿短袖短褲了。回到台北家中,我苦惱著如何把我的行李清出來....第一晚讓我摸到半夜兩點多才睡覺,後來好像花了兩天的時間來把這些東西歸位。

1/30/2009-2/7/2009

這十天的時間裡也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大概就是到處打聽現在事務所的景氣如何、寫寫自傳履歷、跟幾個朋友碰面、買買書。我終於知道該如何描述回來後心裡那一股「奇怪」的感覺了...我對台灣人事物的記憶,還停留在我出國前的那個模樣,在我回來後也覺得一切沒什麼變,可是明明我覺得我已經不再是出國前的那個樣子了,不管變好還是變壞,我都有改變,那為什麼台灣這裡沒有變呢?

我對這股感覺的解釋是...這一段時間我不在台灣,少了土地記憶,當然覺得這裡沒有變。況且,也許只是表面上沒變,實質上的改變,一下子看不出來,只能由自己慢慢體會跟發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ngchi 的頭像
shengchi

悠遊太平洋西南嶼

sheng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