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緣起

當仁愛路圓環裝置起聽障奧運的大型字,當台北市街頭懸掛起聽障奧運的旗幟海報,當高雄世運風光落幕、媒體報導兩個月後的聽障奧運,當計程車也打著聽障奧運的小旗子穿梭在大街小巷裡,我對聽障奧運的印象仍然很模糊。真正開始注意這一項國際賽事,是受到高中同學邀請去當口譯志工之後。

我的同學是口譯志工的小組長,在得知我在放暑假後,就問我要不要去作賽務口譯志工?原本計畫九月就要開始工作,應該無暇分心去當志工,且以我的英文,如何勝任「口譯」這項工作呢?於是一開始並沒有作志工的打算。不過過了幾天,我想起去年我的北京奧運志工夢無疾而終,而這一次聽障奧運在台北,也許一輩子就這麼一次機會會遇上,工作的話...卻是永遠持續的、未來數十年都要面對,所以,應該不差比賽的兩個星期,晚一點再開始工作也無妨。於是,我就填了報名表,決定去作志工。

第一次去口譯志工的培訓,集合了手語老師跟英文口譯志工,由於這大概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進行這種手語、口譯搭配的訓練活動,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即使工作人員跟志工經理有設計練習課程,但是也因為說明不清,而引起小小的混亂與衝突,但是我知道,這是因為大家都很在乎這場培訓,大家都很想往前進,而正因為這份在乎,所以在表達上便急躁了、火氣也大了...

在第一次培訓之後,我心中反而生起退出口譯志工的念頭...因為真的覺得太難了啦...參賽國家名字要記,比賽專有名詞也要記,而且假如是什麼裁判會議、技術委員會議,也要跟著在場上做口譯,光是用想像的就壓力很大了...不過,礙於不好意思跟我同學開口,在加上我同學跟我說不用做到同步口譯的程度,只要逐步口譯就好了(整個讓我覺得口譯志工很缺人,所以我同學不想讓我退出...XD),因此我才真的承諾去作志工,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把我最好的那一面拿出來,無愧於心,那就足夠了。

二、志工當班

聽奧開始後,我也正式上班了,於是我只能在週末支援口譯組的排班。

第一次支援很瞎,情況是這樣的:有四名俄羅斯自行車選手騎車出去練習,結果騎上中華民國的高速公路了.....經民眾報案、被高速公路警察攔下逮捕,送回石碇分局。那天晚上我照例前往基金會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協助的,沒想到馬上就有這項任務降臨給我:去協助解救這四名俄羅斯自行車選手。原以為國際手譯員跟我要前往石碇去解救這四名選手,不過後來收到消息,就是警方也了解他們是聽障選手、對我們的法令了解不多,所以基於便利,決定直接把他們送回所下榻的飯店,我們只要到飯店接他們就好了。因此,來自澳洲的國際手譯員(Paul)、基金會的員工、我三個人,就啟程前往俄羅斯隊所住的晶華酒店,等待警方把選手送回來、由警方宣導我們的交通法令、我翻譯成英文、Paul 翻譯成國際手語,順利把這件事解決。

有趣的是,Paul 在澳洲也是律師,因此我們算是有共同的話題可以聊。也是因為這個關係,許久沒講英文的我,才又漸漸找回英文的語感。Paul 很驚訝我做律師,怎麼還有時間去當志工?我說:就把班排在週末就好啦!(其實心裡是想著:聽奧比當律師好玩多了,當然要來聽奧。)我也問了為什麼Paul 會學國際手語?他說因為他的父母都是聾人,所以他很早就學會手語、當手語翻譯員,而他也發現,如果他多學會國際手語,就多了一個機會,可以去見識更多的事物、可以去世界各地遊覽、服務。我後來把這段話轉述給其他口譯組的志工經理們,大家都被這話深深感動著,也相信多學會一個語言,就多一個機會。

第二次支援也很瞎,就是黃牛票事件,情況是這樣:有一群國外來的聾人朋友想買開幕典禮的票,結果付了錢卻沒拿到票,因此不爽,要檢舉那些賣黃牛票的人。上了警局(又跟警察扯上關係...),他們表示他們不在乎錢,他們要的是票、要進小巨蛋看開幕典禮。唉...不過賣黃牛票的說沒有票,就算有票,也可能是偽造的。外國聾人朋友對此感到很憤怒,他們憤怒的是,為什麼這一次聽奧大會沒有保留票給聾人?聽奧的歷史上,開幕典禮都一定會有票保留給聾人,而我們台北辦的聽奧,開幕典禮的票卻早早就銷售一空了!身為志工的我們雖然感到很遺憾,但是能做的也實在有限....由於在警局耗了很多時間,這些聾人朋友也不想報案了,憤怒地離開警局。後來他們還進了基金會抗議沒有票進開幕典禮一事,抗議持續了一段時間,抗議的人群甚至集結在小巨蛋一樓....後來聽說是把這些聾人朋友安排在小巨蛋裡透過大螢幕觀賞開幕轉播,才算是平息了眾怒。

第三次支援就是開幕大典了。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作個口譯志工,壓力是可以很大的....也因此,整個開幕大典裡我都抱持著戰戰兢兢的心態,不敢太投入看表演,畢竟,我們是在工作呀....不是真正的觀眾。

我們的任務就是把開幕典禮中所出現的「中文」口譯成「英文」給國際手語翻譯員,讓他們可以用國際手語比出來給聾人朋友看。而剛好,我所搭配的兩名國際手語翻譯員(Ava 跟 Holly)都很認真(表情也有點嚴肅),因此讓我的心情不得不認真嚴肅起來。但是問題在於....雖然有去過口譯志工培訓,但是我畢竟沒有正是學過口譯,要我馬上聽到中文再逐字翻譯出來,真的很難...往往還在想前一句中文要怎麼翻譯,後一句中文就已經被說出來了,所以一開始,當主持人陳建洲跟周英琦在台前說明什麼摸彩、抽獎,我整個傻在那裡,不知道如何翻譯,身旁的國際手語翻譯員還問我他們在說什麼?要我說一些東西給他們(但是連我自己也不見得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東西,我連那個摸彩是在幹嗎都不曉得,怎麼翻譯?)也因此,那個時候,我非常後悔進來開幕典禮當口譯志工。正當我煩惱後悔不已的時候,情況有了轉機,就是,周英琦會說英文,而現場的大螢幕上又有國際手語跟台灣手語的翻譯,所以國際手語翻譯員就聽周英琦說英文,或看著大螢幕上的國際手語來了解主持人在表達什麼。此外,大螢幕同時有英文文字翻譯,對現場節目活動或司儀朗讀做文字的表述,而司儀也是中英文輪流報讀,所以我的口譯壓力就又減輕了一點,國際手譯員大多看著大螢幕或聽司儀說英文就可以掌握現場的狀況了,我只需要在少數沒有字幕或司儀的情況下進行口譯就好了(真慶幸我們的位置離大螢幕很近!)。

當時我們所站的區域應該是特別保留給台灣聾人朋友們的座位,聾人朋友們看到國際手譯員在翻譯,很善良地把他們的位子讓出來,而明明我只是在旁邊盡力說些能讓人聽懂的英文的小妹,也連帶受惠、坐了下來(位子真的很好,四周寬敞視野又不會被遮蔽),真讓我不勝心虛...。台灣聾人朋友很好學,他們很認真在看國際手譯員的國際手語,特別是當運動員進場,司儀報讀國家名稱時,我感覺到我那組的國際手譯員非常認真在比劃這些國名給聾人朋友們看,如果是還沒發展出國際手語的國家,也會用拼字的方式讓聾人朋友認識這個國家。

開幕大典在精采感動中結束,宣告聽障奧運正式開始。我鬆了一口氣,其實真的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可以改善得還很多,但是,我已經盡力了、已經做到我的最好了。Ava 跟 Holly 二位國際手譯員紛紛跟我說 Thank you! (讓我莫名感動,明明我沒翻譯到什麼...有翻譯到的也很殘缺...)離開台北田徑場、回到小巨蛋的途中,大家的心情仍難掩激動、感動與興奮,喧鬧的台北田徑場、台北小巨蛋,人潮久久散不去。Ava 對台北聽奧的開幕典禮讚譽有加,在小巨蛋外直呼「Taipei the best!」那一刻,我也感到與有榮焉!以身為台北市民、聽障奧運的一份子而驕傲。

這只是序曲,在後頭的,還有10天的賽程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engchi 的頭像
shengchi

悠遊太平洋西南嶼

sheng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